请您登录账户立刻注册体验精彩服务 | 如有疑问请您联系客服处理
感谢您选择 云色会员版 请牢记 YsVIP.CC 网址
计费简单 所有内容无限制
极速播放 向卡顿模糊说不
定制内容 只推荐您喜欢的
洁净浏览 让广告烟消云散
发送邮件至 YunSE666@Gmail.Com 可获取最新网址
女偶像和AV女优(百合,同人)
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女偶像和AV女优(百合,同人)】

作者:srdwj字数:9963

赵嘉敏没有想过,像名井南这样的女孩子也会使用约炮软件。也不是因为漂亮的关系,赵嘉敏当然也只约漂亮女孩,「漂亮女孩爱性无罪」,她说。

「你看上去像刚跟初恋男友分手。」没说的下一句话是:为了报复他而赌气下载了约炮软件,还专门挑了个同样性别的炮友。名井南眨了下眼,不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她听懂了初恋男友,这是在说她看起来很纯情很雏吗?隐隐的让她觉得被看轻了。但是良好的家教让她无法在弄明白对方的意图之前生气,她试着也回了一句夸奖对方的话:「你看上去,男孩女孩都会喜欢。」

赵嘉敏笑了一下,其实也听过不少这种话,老实说,其实她才是刚分手的。

咖啡快凉了,两杯都没怎么被动过,可能点咖啡的作用就是为了两个人在没话尴尬的时候,让嘴巴干点别的。赵嘉敏其实不喜欢这种会尴尬地脚趾抓地的炮前情感交流,她觉得约炮就是应该嘴巴一直在干别的才会让两人无话交流,这样的顺序才对。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面,名井南很细致地跟她聊到了她的宠物、她喜欢的食物、她宅在家里会玩的游戏,包括许多她听都很少听过的有钱人会让自己的孩子接触的玩意。赵嘉敏初步掌握了,名井南是那种纯情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巨乳人妇型,无论婚前婚后都听不得荤段子,听了要脸红耳赤地跑开,偶尔有点小姐脾气,但对爱人是无事不包容的。

但是她们不是在相亲是在约炮!赵嘉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忍不住插了一句话:「你不觉得今天太冷了吗,好像咖啡厅暖气没开够。」

名井南身上只穿了一件高领的黑裙,厚外套在她进来之后就脱下来了,倒是赵嘉敏的长外套让人看起来都热。「没觉得…你冷吗?不如穿我的吧。」名井南不解。

「不用了。」赵嘉敏呼了口气,僵持了三秒后又说:「名井小姐,你觉得我怎么样?」

名井南大概是很少听到这么直白的话,热气一下子窜上了脖子,说话声音跟蚂蚁交流都够呛:「恩…你很好看,没想到第一次就能能够约到这么…」后面的她不好意思说了。

赵嘉敏撑住下巴,免得让她看到自己压不住上扬的嘴角。

名井南突然开了窍,热源从脖子又上升到耳朵,她知道对方在暗示什么了,赶忙抓起包从里面翻出了一样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赵嘉敏看着她的脸在一秒之间从粉到红,找东西的时候还探头小心翼翼地看了自己一眼,飞快地掏出了房卡和x套举在自己眼前——

「可以了看到了快收起来吧。」约炮老手消防员出警般火速按住她的手,大庭广众下…约炮老手也不禁害臊。

临走前名井南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

赵嘉敏忽然觉得名井南好像…也没有这么的人畜无害?

大战开始前应休养生息,常有高者,出手前一秒仍闭目养神…

名井南觉得好奇怪,明明是来约炮的,她刚洗完澡裹着个浴袍出来,就看到搭档正正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好像要睡着了。

其实赵嘉敏不是故意闭眼睛的,她在等待名井南洗完的这段时间一直在想,那个,要怎么开始呢?

要不她躲在墙角,等名井南出来之后一把抱住然后开干?不好不好…她也没有这么猛,到时候再把人吓着了。要不她侧躺在床上,撑着脑袋,朝她勾手?

……好像鸡。以前她可没有思考这些的机会,洗澡可能都事先在家搓好了干干净净的,一见就来酒店,进门就关灯干。谁知道今天这位非要在咖啡厅约会两小时。

总不能从天花板上跳下来直接来个老牛推车吧!

赵嘉敏就这样很荒诞地想着,那边的水声已经没有了,吓得她赶紧把眼睛闭上躺尸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名井南开始吹头发了。赵嘉敏无语,这就是她不愿意等到了酒店才洗澡的原因,洗完澡还有一大堆工序,磨磨蹭蹭的什么时候才能搞!

「嘉敏。」名井南终于弄好了,拨了拨蓬松的秀发,还是忍不住上前轻轻叫了她一声。

赵嘉敏的睫毛狠狠地跳动了一下,双唇紧闭,继续装死。

见没有反应,名井南有点失望,莫不是她不喜欢我,不想跟我…所以在装睡?不可能吧,不喜欢为什么要暗示?想着今天可能要失败了,名井南只好默默地把灯关了,脱了睡袍轻缓地拉开被子躺进去。

虽然床是Kingsize,但还是十分软的,身边凹陷下去的触感和不同于自己的女性香味在黑暗中异常清晰,即使两人没有身体接触,但是依然能靠感官想象出对方紧实挺俏甚至肉感十足的臀,纤细有致的腰身,高耸、柔滑香软的…

怎么会这样!赵嘉敏牙都要咬断了,她什么时候这么怂过,甚至第一次都没有!说出去真是笑话,美女炮友在旁边一翻身就可以大吃特吃,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老手本人紧张地好像被卖初夜的雏鸡。她尽量以很小的动静深呼了一口气:平静一下…你可以的,幻想你在读一本恬静的书——

「嘉敏…」

被叫到的人狠狠地吞了口唾沫。该死,为什么名井南的声音又不一样了,晚上的声音…夹杂着欲望和热,像是发情了的极品Omega,声声勾魂动魄。

「好像是真的睡着了」。名井南浑身烫烫的,不仅是因为「发情」而紧张,还因为她接下来想要尝试去做的事情…一些,她早就想做的,坏坏的事情。

房间里的窗帘没有完全合上,漏出了一丝缝隙让月光照进来,正好能依稀看清赵嘉敏侧边的脸。此时她安静地闭着眼,长睫毛柔软地耷拉着,像蝴蝶标本。从她高挺的鼻子到细柔的嘴唇,温柔地,霸道地,挑动著名井南的每一处火热。着了迷的,名井南细喘着一口气,把底下最轻薄的布料蹬下床,微伸着上半身把自己朝她挪动地更近,甚至这样都使她文胸里的那点红被轻微的摩擦和心理的刺激唤醒、挺硬起来。

这样的动静下,那人好像还在沉睡着,均匀地呼吸。名井南的胆子更壮了些,她润了润干涩的喉咙,让自己的胸部贴上了赵嘉敏光滑的手臂,这一下像是岩浆遇到了冰,舒爽地让她呼出一口深气来,不禁更快速地摩擦,也怕弄醒了赵嘉敏,只敢轻轻抓着她的衣角难耐地小心蹭动。名井南是那种脱衣之后才能看到规模不小的胸的典型身材,「规模」大的女生乳房都十分敏感,即使隔着一层蕾丝布料的文胸,这略显粗糙的触感更刺激得让她内里的乳尖微微发颤,硬地难受,每一次轻微的摩擦都能让她感受到莫大的快感。名井南忍不住用手捂住嘴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她抬头看了一眼赵嘉敏,对方呼吸均匀,俨然一副熟睡了的样子。既然都愿意赴约了,那今晚发生什么也是没关系的吧?

这让她更大胆了起来,或者说是她实在无法忍受了,腿心滑腻湿润的触感已经十分清晰,使得双腿不住地磨蹭着,花蜜包裹着的小豆豆正兴奋地肿胀甚至跳动,让人羞耻的一波波的液体正源源不断地涌出体内…她润了润干涩的喉咙,小心翼翼地把赵嘉敏的睡衣拉开,露出紧实的小腹,这让她再吞了口唾沫。紧接着,她微喘着把腿张开,黏连着晶莹的液体,左腿悄悄地搭上她的腰侧,却又不敢直接搭上去,而是选择了半搭着她的身体,同时收紧臀部并发力,这让她不得不半直起身子来做,手肘撑着枕头,一点一点地,那处湿滑之地慢慢地,紧密地用力地甚至饥渴地吸附上了赵嘉敏的腰,「嗯呃…」名井南没忍住发出了声音,她感觉贴合上去那一下的刺激和温度差的舒爽差点直接就把她推向高潮了,腿心巨大的刺激使她半撑着的左腿都在发颤,一个没忍住直接搭在了她身上。幸好赵嘉敏一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名井南半失望又半侥幸,如果她现在醒来给自己一些「答复」该多好,她现在是渴上加渴,好希望被暗恋了这么久的这个人、每天晚上醒着梦着都在想的这个人用力地吮吸,用力地揉搓,用力地捣碎…

但至少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会被阻拦了。名井南又壮着胆子把左手撑在她的枕头上,下体紧紧地贴着她的小腹,翘臀一缩一放地开始滑动着摩擦,这使名井南不得不咬住右手手指,紧皱眉头才能抵御住快要冲出喉咙的浪叫,好舒服…可是还想要更多,她不禁把双腿打得更开,加快了速度,湿滑的淫水占满了赵嘉敏的侧腹,甚至顺着她腹部在往床单上流。名井南在床上是天生的狐媚妖精,即使她在用赵嘉敏的腹部自慰,但那处甬道像是长了无数触角一般紧紧地吸贴着对方的肌肤,滚烫的小豆豆仿佛在那上面跳舞似的,每一个细微的摩擦都像是性感地要死的热吻,仿佛想把赵嘉敏的腹部吻成一个g点。

赵嘉敏憋得实在要爆炸了。一开始被碰的时候她只是惊讶,且十分好奇名井南会想怎么做,故意继续装睡,但后面名井南的私处贴上她腰侧的那一刻,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她有那个玩意,那绝对一秒之内要硬得裂开了。赵嘉敏轻轻侧过头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名井南潮红着脸,密汗布满了她额头,打湿了几缕头发,牙齿紧紧地咬着手指骨节,正痛苦且充满快感地闭着眼享受着。

趁她完全没注意,赵嘉敏一把抓过她搭在自己身上的左腿,迅速地翻身,把整个人都贴在她滚烫的身体上,使坏地腰部重重发力,淫水与肌肤的撞击发出了淫靡的「啪」声。名井南整个吓坏了,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刚才被撞击的快感,瞪大眼睛与赵嘉敏四目相对。

赵嘉敏用鼻尖蹭上她的鼻尖,笑道:「宝贝…你在用那里给我洗澡吗?」声音发出竟然是异常的性感沙哑,听得出浓浓的无法克制的欲望。

名井南愣了一秒,本来就通红的脸涨得无一处幸免,她想说点什么解释,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赵嘉敏没有什么耐心等她回话,一下嘴就含住了对方干燥的双唇,心急地吮吻了两下就用湿软的舌头攻进对方口中。几下逗弄,名井南整个身体好像蛇一样瘫软下来了,赵嘉敏只能用手托住名井南的臀部,用力地压向自己的腹肌上,使她的蜜窝依然贴着自己,并暗中发力,旋转着腰,用腹部发力的地方不停地刺激着对方的阴蒂,并揉着她真的蛮肉感的屁股不住地磨蹭自己的腹部。紧贴的快感抵著名井南,让她送出了一声声娇吟,赵嘉敏也很体贴地放开了她的唇,让她撒开来叫,名井南现在的意识仿佛涣散了,也不知道自己双臂环上了赵嘉敏的脖子,这意味着…

赵嘉敏当初的紧张荡然无存,她满意地看着身下的结果,抽出空来迅速脱下身上多余的衣物,轻柔地重新贴上了这具粉红色的诱体,赵嘉敏的体感温度常年颇低,一冷一热的温度差舒服地两人同时发出喟叹。「宝贝,我刚才一直想着,内裤你都不要了,你怎么就不脱胸衣呢。」说着,她含住了名井南的耳垂,吮了两下,继续在她耳边说着让她酥麻不止的话:「是不是想让我来脱?」

名井南已经无力回答了,赵嘉敏于是一边轻咬上她半露的娇乳,手在她身后找到扣子,解开,紧绷的双乳顿时争先恐后地跳了出来,雪峰之巅轻颤着,等待着被采颉。这个动作可能让名井南稍有些不安了,她双眼回复了一些神志,手紧张地搭在对方的肩上,柔弱地看向赵嘉敏的双眼,背也吓得拱起了一点。这一下让赵嘉敏心都化了,她赶紧把身下的人抱紧了,细密的吻落在她额头上,温柔地哄她:「不怕。」

待名井南紧绷的身体重新软下来后,赵嘉敏才敢从她高仰的脖子一路吮吻到双乳之间的沟里,并用手果断地包住她颤动的娇乳,推揉着,食指和拇指富有技巧性地搓揉提拉着顶端的蜜豆,再一口含住半个乳峰,软舌秋风扫落叶般席卷着她每一处细密的敏感点。

十分具有技巧性地快感让名井南无法克制地低吟,无意识的,胸部一耸一落把更多的自己送给对方疼爱,赵嘉敏也接受到了对方的讯号,更用力甚至到了粗暴的程度舔舐着对方的敏感,下腹也没闲着地,仔细研磨着对方的形状,推敲锤磨着,时而猛烈撞击,时而温柔画圈。不一会儿名井南就低泣起来,她已经经过了几次阴蒂高潮,但这还不够,赵嘉敏磨人的技巧让她的欲望越陷越深,仿佛一个无底洞,眼泪不知道是因为刺激还是空虚而溢出,或者二者都有。

「想做了吗,好哦…」赵嘉敏用力挺弄了一下腰,让名井南暂时得到了舒缓,大概是一直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赵嘉敏重新贴上她的耳垂,说:「如果要做的话,你就把今天你给我们准备的那个指套拿过来,你还记得放在哪里吗?」

名井南依然泪汪汪地看着她,好像没听到她在说什么似的,双手抚上她的腰,难耐的扭动了一下腿,希望她快点继续。赵嘉敏有点不忍心,但觉得这样玩才有趣,所以耐心地再说了一次:「把你的小套套给我拿过来,不然我不做。」

这次名井南听懂了她在说什么,侧过头往自己的包的方向看了一眼,尽管这个距离真的不远,但出于各种原因,她不想也没有足够的力气去够着,所以她想了一瞬,轻说:「不…」

不?赵嘉敏皱了皱眉头,还没等她想明白名井南想干什么,下一秒就给了她答案———名井南抓起赵嘉敏的右手,毫不犹豫地把她的食指无名指拿起来伸进嘴里含住,卖力地舔弄吮吸,甚至发出了嘬嘬声,在房间极安静地情况下格外挑拨。

赵嘉敏呆住了,视觉听觉触觉各方面感官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手指被她的温暖的含进去那一刹那,差点一束白光就把她送走了。

真厉害啊…如果不是学的那就真的是天生尤物了,赵嘉敏努力稳住自己的身形不要软塌下去,喉咙干得要死,等一下要向这个小妖精讨点水喝才行…

她又扭动了一下腰感受名井南那处的湿润,她现在开始担心名井南会把自己流干了,太多了,待会进入了还有更多得喷出来,可怎么办。

赵嘉敏的手指终于被放出来了,名井南用亮晶晶的眼睛很不好意思地看着她,赵嘉敏也笑着等她解释。蠕动了一下嘴唇,名井南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现在可以了,不用戴套的…」小猫叫似的。

赵嘉敏吻上她的嘴角,又笑问:「可以进去了吗?可是我找不到地方,都被水淹没了,可不可以请你带带路呀?」

名井南要被这个人的话撩死了,全身酥麻得不行,又一波爱液汹涌而出。这时赵嘉敏又把她深吻得七荤八素,导致她脑袋昏昏沉沉地又又照着去做了,那里…一直就很希望她来填满。

赵嘉敏一边吻一边感受著名井南把她的手拖拽去下面,经过她紧致的小腹,划过她细密乖顺的小草地,来到柔软湿润的私密处,名井南毫无意识地想要把两根都放进去,被赵嘉敏及时制止了,只肯给一根。

赵嘉敏本来只是想试试她的容量,没想到名井南晕了头了,毫无章法地乱送乱戳,结果还没进去, 让她无奈地笑。她只好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拨开名井南的手,把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压好,自己用一根手指探进去,尽管入口已经十分湿润了,但才探进去一点,赵嘉敏都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紧致和阻力,与此同时她发现名井南身体和神态有掩饰不住的紧张和痛苦———不像是,开过苞的。

赵嘉敏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手指退出来了,刚想坐起来跟她好好谈一下,就被名井南眼疾手快地一把抱住,死死地贴着不让离开。

赵嘉敏坳不过,只好跟她一起躺下来,侧躺好维持着紧抱的姿势。

名井南把脸整个埋进她肩窝不言语,等着她开口责怪。

赵嘉敏叹了口气,悠悠地说:「宝贝…你怎么会是第一次呢。」她把怀里的人拉开一点,并开了最柔和的低档灯,好让她看着自己说话。

又哭了…虽然她知道这次哭跟情欲毫无关系。

名井南带着哭腔回她:「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是第一次你就不要跟我做了吗?」

「不是…唉,你知不知道我是你在软件上约来的性伴侣,性伴侣是不会为你负责的,我也不想背负上谁的第一次,说这话不是在教育你或者指责你,你完全是个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我有自己的考量,我怎么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后悔给我呢?」

这话一出,名井南果然冷静了一点,但神情还是木木的。不知道为什么,赵嘉敏看到她这样心恻恻地疼。

「那…」名井南眼里泵发出光来,「我做你女朋友可以吗!我们现在就在一起,你完全有资格拿走我的第一次!」

赵嘉敏又被惊呆了。她有点摸不清这位炮友的脑回路。

「多久?」她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啊?」

「我问你要做我女朋友多久。」该不会今晚搞完明天就分手吧?赵嘉敏自认那方面功夫还不错,但也不至于能哄骗女孩把第一次和初恋都给她吧!她也没这么渣吧!

名井南想了一下,想说出口,又很不好意思。就在赵嘉敏润了口水的时候,她才说:「永远在一起可以吗?」

这口水差点把她呛死。

说这话的时候名井南激动地抓着她的肩膀,整个上半身就往她身上送,也包括…傲人的那个上半身…很熬人。

赵嘉敏清了清喉咙,正思考着怎么回绝她,于是顺手先把水递给她让她先喝着,在看到她小口小口地喝着水,目光一刻不换地停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那种心恻恻疼的感觉又冒出来了…

怎么回事啊?赵嘉敏恢复了理智,想着自己从开始到现在的一系列不解之谜行为,从一开始像个新手一样的紧张装死,到中途居然肯因为她是第一次而熄火———她本人的品格真的没说得那么好听,别说是成年人,换了别的炮友,在那个当口,就算是未成年的第一次她也拿得心安理得!

赵嘉敏想明白了,自己应该是遇到crush了,对象就是这个第一天认识的炮友。

那就,试试?

「不行。」

就是想逗逗她!赵嘉敏发现每次逗她都有新乐趣。

果不其然,听到如此无余地的拒绝,名井南的眼睛一下子就黯淡下来,水也不喝了,随手摆在了床头,然后拉起被子遮住胸,冷淡地说:「意思就是我的身体给你你也不要,我的初恋给你你也不要,那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衣服穿上快走吧。」

赵嘉敏再被惊呆了。她以为名井南是那种让走东不敢去西的娇滴滴小姑娘的性格…来着。不过她倒是喜欢这种潇洒果决的气概,很喜欢。她的现女友到底还有什么宝藏藏着没被挖出来啊?

「还没说完呢…」赵嘉敏笑着掐了掐她生气的小脸,「我不能在恋爱第一天就给人一辈子的承诺,那对你我可能都不太负责,但是我发现我喜欢你。」

名井南不可置否,听完这一段就红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她,仿佛在找她故意说好话来骗自己的证据。

「所以,你现在开始是我的女朋友了。」赵嘉敏的表情比今天任何一个时候都认真,不是骗人的。这让名井南又惊又喜,一滴豆大的眼泪掉落下来,她忍不住捂住嘴,但捂不住发自内心的笑,她等的这一天……居然这么容易就到来了??

赵嘉敏其实不是故意想往她被子掉下来的那个方向看的,只是这会儿开了灯,她才发现名井南的胸部,无论是形状还是色泽都很好看,加上吻痕和她刚才故意往上抹的,没干透的爱液,好像性感加倍了。

名井南平复下来之后发现了她的目光注视的地方,顿时臊红了脸,把被子一拉,嗔了她一眼,然后迅速把灯关了,暗示她快点躺下。

赵嘉敏:……

其实在这方面她宝贝也是蛮积极的,是件好事。

赵嘉敏想起刚才的激烈,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痕迹都已经干透了。

「那我们…可以继续吗?」

赵嘉敏想了一会儿,「可以,但刚才出了汗弄脏了很多,我们不如先洗洗顺便换个地方做?」指了指浴室。

屁,赵嘉敏就是想开灯仔细看仔细馋她的身体而已。

名井南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她怕不答应赵嘉敏就再也不给了,还是怕被骗!

「那我去放洗澡水吧。」

赵嘉敏有点好笑地看了一眼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脱睡袍的名井南,悠闲地往浴池里倒了满满一篮子玫瑰花瓣,朝她招手示意她下来泡澡。

「你能不能先转过去一下,我…不然我不太方便。」

「等会还是要看的。」赵嘉敏不搭理她这种要求。

名井南扭捏了一下,先给自己快速扎了个丸子头,再转过身去脱下睡袍,露出光洁漂亮的背部线条和圆翘紧实的小臀,就这样羞羞答答地背过她下了水池。还没等她站稳,赵嘉敏双手往前一揽,一下子就把她从背后抱住了,并顺手一拉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水位正好没过名井南半边的胸乳,顶端硬立着的粉红色随着波浪起伏的池水若影若现,更显得这景色淫靡。

「怎么又害羞起来了,刚才不是你主动用那里夹住我热情地…」

「哈啊…」还没回过神来,名井南的后颈顶端就被赵嘉敏一口含咬住,一股酥麻的电流瞬时沿着颈椎从顶部一直传到股沟,不同于生殖器一波一波的快感,这种瞬间的刺激激发出她所有的本能反应,本来微含着的胸下意识地挺起,手也求救似的抓住水下赵嘉敏的腿。

不得不说,赵嘉敏真的很会一些细致的性爱技巧,如果说她的技术能和日本av榜前几的高手女优战个你死我活的话,那么眼下这个雏中之霸名井女士也只有被任意拿捏的份。

名井南尾脊骨上上下下的电流还没缓过去,赵嘉敏的一只手就攀上了她的雪峰,细长的手指随意且傲慢地围着中心打转。另一只手转至水下,迅速地挤进名井南的腿间,名井南受惊的双腿赶紧合拢,反而使那只手跟自己的私处贴得更紧了,她感觉即使泡着水,她全身尤其是下面,都像是着了火一般…

「呀,我也没说不给你啊,怎么把我夹得这么紧,生怕我跑掉。」赵嘉敏是个抓到机会就要说些淫词艳语逗她的,名井南羞得无可辩驳,全身软趴趴地瘫在后面的人身上,赵嘉敏还没想放过她,趁她松开了一点腿的空档就让中指和食指勾勒出她蚌肉外部的形状,再夹起,轻提,用拇指按住前端的那颗豆豆,再转用三只手指不停地揉按外阴,滑腻的蜜汁再次快速地分泌,名井南已经被挑拨得脸色潮红,双手不由自主地把赵嘉敏的大腿抓得更紧了,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

赵嘉敏大概是被捏疼了,嘶了一下,左手惩罚似的伸进水里打了一下名井南的手,名井南委屈地跟小媳妇似的缩回来,不知道把手往哪放,下一秒就被握住亲了一下。

「好像怎么洗都有水出来呢。」手又往对方蜜处揉了揉。

「…」。废话!

突然想到了什么,赵嘉敏拍了拍名井南的屁股,示意她往池子边上坐。名井南没懂什么意思,眼睛里写着为什么,赵嘉敏有点无奈,这种程度的纯情好像是需要多开发几次。「坐在池子边上,腿分开。」

名井南一听就慌了,这也太孟浪了!岂不是什么都看得明明白白!「我们不能回床上去吗?」

赵嘉敏微微笑了一下。小丫头懂什么,这样比较省力啊。于是半推半就地就把名井南推到池子边上去了,「上去。」

名井南搂着她,倔强一扭头:「我,我不。」

话音刚落,赵嘉敏闭着气就扎进水里,手微微施力掰开名井南双腿…

「啊啊…」感受到她柔软的双唇与自己的蚌肉紧密贴合,柔软的舌头灵活但不缺速度地攻击着花心深处,名井南大声惊呼,浑身既颤栗又酥软,只能用一只手撑住池沿,一只手抓住赵嘉敏的肩膀,太会搞突然袭击了…怎么这个人要做什么都不提前让人预知一下!

她怕赵嘉敏在下面窒息了,赶紧坐到池子边上,同时拍她肩膀示意她上来。赵嘉敏把头露出水面,轻甩脸上的水珠,一只手把头发往后抚,狡黠朝她笑得眼睛眯弯。

名井南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边羞涩,这画面……迷得她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开始了哦。」

赵嘉敏望著名井南娇嫩欲滴的粉唇,先是含吮了两下,让她把眼睛闭上,嘴唇往下慢慢地滑过娇嫩的肌肤,引起对方火花四溅一样地战栗,再次来到微微开着小口的圣地,整个晶莹剔透的,像是剥开了的荔枝。赵嘉敏扶著名井南的臀部,一口含住了荔枝,软舌绷紧在四周打圈,来到充血肿胀的那处,则用力含住吮吸,舌尖朝开口的甬道进入了一点,小心试探着她的深浅。

肉欲的快感激得名井南弓起身吟叫,连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在把赵嘉敏的头往自己那处按,希望她用力进得更深一点。

这边赵嘉敏察觉到名井南差不多快高了,果断起身吻上她的嘴唇,手指迅速摸索到那处,食指按揉最敏感的豆豆,中指循序渐进地进入那条滚烫诱人的甬道。

名井南嘴里感受着自己羞耻的蜜汁被那人带了进来,在接近外部高潮的同时,内部被满满地填充进赵嘉敏修长有力的手指。此时她已经又陷入了昏迷一般的深涌的情欲中,下体被缓慢温柔地抽插中,其他声音都消失了,只能听到她贴着自己耳朵旖旎诉语:「听说女性把阴蒂高潮形容成温暖的、电击样的和尖锐的,而阴道高潮是深层的悸动的、抚慰且舒适的,你真好运,第一次就能同时体验两种高潮。」

话刚放下,赵嘉敏感觉到她小穴内的紧张抗拒因为自己的抽动而放松了不少,也先不急着猛抽猛插,先顺着穴壁寻找那一个硬币大小的凹凸不平的点…「找到了。」

毫不客气地大力揉弄,名井南像是被点中了什么穴道一样顿时醒了过来,紧张地扭着腰想要逃离,红晕从颈脖子处一下蔓延至胸口,一层薄薄的水雾晕染了她的双眸,看向赵嘉敏的眼神欲又纯,小声哼哼着,想被大力进入蹂躏,又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赵嘉敏温柔地吻上她的锁骨,轻抚安慰着她,手下的动作依她心想地快速起来,集中所有的速度打桩一般地攻击她的g点,一波波的抽插带出不少粘液,让赵嘉敏再次感叹女人真是水做的。

甬道里面越来越紧致滚烫,每一次的抽出都被小穴深情不舍地吸住,名井南纵情地搂着她呻吟,如她刚刚所说的,那种阴蒂电击感和穴里深处被填满的饱足的悸动同时朝她席卷而来,名井南被操得浑身战栗,粉红晕染的胸乳波涛汹涌地上下抖动,她脑海里马上闪过谁对她说过的一句话:在赵嘉敏的手法下,只有欲女没有玉女。

一股强烈的羞耻的感觉冲击这名井南的下腹,她慌乱地想要让赵嘉敏停下来,但对方只是神秘地笑了一下,把她搂得更紧,插得更深更用力。「啊…不,我想要…那个」

名井南快哭出来了,赵嘉敏赶紧说:「没事的宝贝,这是正常的,让它排出来,没关系没关系…」

还没说完,怀里的娇软美人就把脸埋进她脖子里,身体不住地抖,一股热流从名井南暖穴里喷涌出来,赵嘉敏把手抽出来,却也弄得满手都是。

名井南被她紧紧抱着过了半分钟才从极致的性高潮中缓过来,她带着哭腔沙哑地说:「我刚才…对不起」她不好意思把那个字说出来,结果赵嘉敏无语地要翻白眼了,但还是耐心地跟她解释道「不是尿!笨蛋,你没有生理常识吗,这是你潮吹了,不然你闻闻这个味道是不是?」

说着就要把手伸过去给她,被名井南红着脸用力地抓住塞进水里洗。

赵嘉敏又笑,亲了亲她的耳垂,说:「你刚才叫得真好听,我真想每一秒都能听到你的呻吟…」

后来赵嘉敏又秉着科学精神,跟她在房间里各个地方实践了「女性一小时能多达163次高潮」的理论。

收藏
相关激情小说
Content Related To The Current Fictio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