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登录账户立刻注册体验精彩服务 | 如有疑问请您联系客服处理
感谢您选择 云色会员版 请牢记 YsVIP.CC 网址
计费简单 所有内容无限制
极速播放 向卡顿模糊说不
定制内容 只推荐您喜欢的
洁净浏览 让广告烟消云散
发送邮件至 YunSE666@Gmail.Com 可获取最新网址
宏子
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她的名子叫宏子。

这故事该从她十四岁时说起。

当时双亲因为离婚而拋弃下了她,由父亲的朋友颜叔所领养,他是一个军火贩子,已经四十多岁了还尚未取老婆,在暴利赚得的豪宅中,生活极为悠闲,似乎从不关心黑道与竞争对手的威胁,有一座马场,座落在离城镇约百里的山脚下,家中请了五六个女性仆人,年龄均在二十至三十岁不等,当他获知宏子即将到来的消息,非常高兴的请人为她加盖一栋二层楼的别墅,以迎接她的到来。

刚到居住不久,便发生许多奇怪的事,首先宏子不小心目睹了一场残忍的性惩罚。

宏子照往例于下午时骑着颜叔送给她的马到处兜风,却很奇怪的听到马厩里传出哭声,以及颜叔说话的声音,宏子偷偷地将马儿绑好,蹑手蹑脚的爬到马厩旁的箱子上,眼睛靠着墙缝小心翼翼的察看里面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颜叔与几个仆人对着一个新来的仆人丽丽教训,但是却有一件事不寻常。

颜叔起初只是言语上不断责骂,宏子正想爬下箱子帮忙劝解时,突然颜叔一掌将丽丽的上衣撕破,丽丽是穿著连身式的短裙洋装,年约十五六岁,身材玲珑有致,经颜叔一撕,上半身剩下白色的蕾丝胸罩,下身的蓝色短裙掉下了一半,三角形的内裤若隐若现,丽丽吓得将要坐下之余,被两旁的女仆架起来,“不要!”丽丽紧张的大吼,并且极力扭动身躯想逃开颜叔的视线,但是两名女仆却紧紧的抓着丽丽不放,宏子也吓得不敢动,继续在箱子上观看。

丽丽的哭声渐渐变小,转成了阵阵的颤抖,“叫妳好好做、乖乖听话就不听,妳这叫自作自受”,“妳完蛋了!颜先生家的这座宅院除了名教观霞园之外,还有一个不能外传的名称,妳知道吗?”其中一个架着她的女仆问她,“不知道”丽丽哭道,“它又叫做呻吟地狱!哈!很好玩吧!所以,妳惹恼颜叔的话,只有死路一条!”,颜叔叫道“别诋诋咕咕了!”,颜叔又对在旁的仆人说“去拿火来”,在旁闲着的其中一个女仆便走了出来,宏子见势立刻蹲下,免得被她看到,她走到马厩旁有个烧柴的炉子边,拿起了一个燃着火的木棍,走回马厩里,宏子继续观察。

“不要!你要做什么?”,木棍燃烧的劈啪声吓得丽丽直喊着不,颜叔不顾丽丽的哭喊,自女仆手中接过木棒,“妳初出社会,历练不够,我来帮帮妳,顺便让妳知道,以后要乖乖的,否则……”,说着说着,手中的木棒靠近了丽丽,棒上的火便开始燃烧尚未脱下的胸罩,“啊啊!不!好烫啊!”,烧了约数秒,胸罩开始着火,“哦!烫烫!饶了我吧!求求妳!”她的手不断晃动,希望挣开双手将胸部上的火浇熄,“好了!把她浇熄吧!”,一声令下,一盆水朝着丽丽身上泼去,那一把火把丽丽的胸罩烧掉了一半,也把丽丽的胸部烧得通红,丽丽满脸的泪水,还是无法阻止颜叔的下一步动作:“哈!好久没这样玩了!”颜叔在马厩边逛边说,逛了一周,颜叔牵了一匹马回来,“妳上次说的是这匹吗?”,在一旁的女仆说“是的,就是这匹最大,它的那话儿起来时有一公尺多耶!”,“天哪!他们要干嘛?”宏子心里想着。

“好!妳去准备准备!而妳去拿那个来”,于是其中一个女仆戴上了薄手套,走到马儿的腹部下,抓起了那黑茸茸的阳具,慢慢的开始搓揉,另一个女仆走回大宅,拿了一根黑色的粗棒子回来,“把她架起来”说着,又一个女仆帮忙将丽丽的臀部抬高,颜叔拿着黑棒子走来,撕下了剩下的洋装,“颜先生!抱歉!我不会再犯了!请妳饶了我吧!”,“我知道妳是处女,所以才要特别疼惜妳,连记录片都有呢!”,宏子赶紧往边边看,果然有一具摄影机架再那儿,录下全程。

“不!求求你!”,颜叔摸着丽丽的臀部,黑色棒子凑了过来,丽丽面露恐惧的看着那根长有五十多公分的棒子慢慢逼来,“啊!不!救命呀!”,一如撕裂般的感觉,触电全身,丽丽的内裤尚未脱掉,就在阴道尚未湿润的情况下,突然一根坚硬的棒子就突破内裤刺入,刺得丽丽惊喊一声随即双脚不停颤抖,“啊!啊!啊!不!痛!好痛!”,颜叔将那棒子在里面转动,似乎是想将棒子钻进去一样,颜叔大致用手量了一下插入的长度,颜叔回头望望马儿那,将棒子拔出,一条血丝沿着大腿往下流,“好戏现在才要上演呢!女仆牵着马儿过来的,马儿下面的阳具已经是坚硬釉黑,三个人将尚在痛昏中的丽丽抬起,丽丽迷糊中张眼,发现情况不对时,实时吶喊与踢打,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丽丽的身子已经被抬到马儿的腹部底下,巨根已经等在小穴之前了,丽丽不住的摇头祈求颜叔饶恕,”颜先生!拜托!我那儿连人都还没碰过,您行行好,我就给妳玩吧!“,颜叔却说”好了!这是送妳的人间美味,你就好好享受吧!别客气了!

可要全吃下去呀!我可是算过了,依照你的阴道深度,那根至少是你的五倍深!

“天!那根要全吃下去!一般人都受不了了!何况是个小女孩!”宏子想上前阻止,但是想到寄人篱下,最好就别轻举妄动,而且万一自己也被抓去了的话,那还得了!

“如果被那根长肉棒子插入,而且又全部插下去的话,就算不死也要半条命吧!”,宏子心想如果是自己的话,该怎么办!

“啊!啊!不!停下来!”,宏子回过神来看看现场,丽丽的小穴已被撑大裂开,裂缝处流出阵阵鲜血,那根已经进了一半,“哇!已经到底了!到底了!停止!再下去就要贯穿了!救命呀!好痛!好痛啊!”丽丽喊道,“要停?那可不行!

没听到颜大人说得吗?要全吃下去!“,”啊!呜!呜!啊!“,丽丽不断地抵抗着,女仆们则用力推挤,使大炮穿过那最后枷锁——子宫,另有一个女仆从马儿后面助阵,用力推马屁股,”喔!啊!不!救命啊!“,丽丽咬着牙根做最后抵抗,这时马儿有了反应,独自摇起腰部起来,马儿全身巨大的力量开始剧烈前后摆动,突然”啊˙啊!“丽丽凄厉的大叫一声,只见马儿地那根已经完全没入,丽丽的叫声渐渐消失,惨白的脸上紧咬的唇,显示真的非常痛,”终于到底了“颜叔笑着说,丽丽无力地看了看自己的下部及腰,便昏死了过去,”应该刺穿子宫了吧?“女仆们讨论着,”不知道,不过还真的全是吃下去了呢女仆摸摸丽丽的肚子,“喂!好象有点凸凸硬硬的,是刺穿了没错!

“她可能要昏睡一个月吧?”,“可能会死呢!”“不过只是到底而已,还没射精呢!”,“哦!对!加油吧!

一段一段的吱吱声自丽丽的下部发出,原本白白的淫水,却喷出了一摊摊的鲜血,丽丽不动也不出声,约十多分钟,马儿突然快速的抽了了几下便后向后退了,马儿的精液留在丽丽的腹部“好了!完成了!”,女仆们将丽丽丢在地上,“要不要送到医院去看看!”“妳想找死啊!”小心到时候换妳被惩罚,拍拍手上的灰尘,整理摄影机及工具,以及将地上的污物擦干净,便在讨论声中离去!

场中只剩颜叔、丽丽,以及场外偷看的宏子,白白的黏液夹杂着红红的血水自丽丽的下部不断流出,丽丽一动也不动的趴着。

宏子惊吓之余,赶紧爬下箱子,想看看丽丽的情况,却不小心自箱子上翻了下来,马厩外大声的物体翻落声使得颜叔好奇的走出来察看,“妳全看到了?”“啊!?

宏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没关系!既然看到了,以后妳就非看不可,今后还会有新的仆人进来,还有很多好戏可看,妳可不能拒绝,我之所以放过妳,就是因为我还蛮喜欢妳的,妳可别让我失望啊!至于其它的仆人,她们是帮我办事的,她们都不会加入被虐待的数组,而那个丽丽嘛,她已经差不多了,妳别管她了!”颜叔说完变大笑着走回房去了,留着宏子原地站着发愣。从此事之后,宏子变得相当乖巧,一切都从颜叔指示生活,但是颜叔却从没对她下手。

颜叔安排宏子在市郊的一座女子学校上学,颜叔似乎很喜欢她,还为她准备司机与豪华轿车,作为她的上下课用的交通工具。

宏子在校成绩不错,与老师极为亲近,却因此招惹同班一群不良少女猜忌,更因上下学座车醒目,而成为她们找碴的目标。

宏子在放学后前往校门口途中,七八个女生自四周围上来,将她架到近郊的一座废工厂,并将她手脚呈X形的绑在铁框架上,“妳近来很嚣张喔!”“妳最好转学!不然妳会很苦!”“没尝过被教训的滋味吗?”“其中一人自前胸领口将衣服撕了下来,”啊!“其中一人舔吻着她的胸部,”哇!她了胸部挺大的嘛!

“那拿那的夹子夹一夹吧!”,说着就有两只夹子将宏子的乳头夹住“哇!啊!不!……我又没做什么事!妳们敢这样妳们就完了!……啊!……

可恶!妳们到时候不要后悔!“,”哈!她在说什么?“”她是闲还不够爽!“,夹子夹得更紧了,”啊!不要!好痛啊!“。

“对了!妳有没有带棒球棒来?”“有啊!”“要不要用她?”“打她吗?

“不!用插的怎么样?”“啥??”,看似老大的那人拿着棒子,叫在旁的将宏子的衣服脱光,宏子由于手脚被绑住,下部便被张开着朝下,“应该很好插吧,都已经张开了!”“啊不!妳要做什么?不!要我死吗?

“哈!哈!巴不得妳死!我才懒得再看到妳!”,正当棒子准备自下方往上猛戳之时,突然“咿﹋”的一声大门被打开了。

“妳敢玩弄我的宝贝!”颜书站在门口说着,后方还有兄弟数十人,十多部黑色轿车打着通明灯光往内照着,“把人通通给我带走”,不良少女们见情况不对,急忙四处逃窜,但是仍然有连首领在内的三个人被抓,他们都被带到了颜叔家后园马场中的一栋怪屋子里。

这栋屋子只有一个门,没有窗户,高约有三层楼,入内后发现相当宽敞,没有什么家具,却有很多像刑具的东西,有长长的钳子。粗铁棍。勾子。发电机。药水。针筒等,三人便被带往其中三把木椅上坐着,手被反绑。

' 竟敢玩弄我的宝贝?“,”你不要命了!!“,颜叔看了看不良少女的首领,?1C's j#T k '好,你留到最后,我先玩其它人!!

' 把她放到桌上' ,两三个仆人将其中一人抓到桌上,以“大”字型将她绑在桌上,手脚被绑在桌子的四周,' 还不快将她的衣服脱下' ,仆人们立即将她的衣服全部扯下,密部便呈现出来。

' 你,你去拿钳子来' ,颜叔手上拿着钳子,将钳子缓缓插入密部,这个钳子是省力结构的把手,所以钳子头和柄都很大,一插进密部里,少女便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怎么这么不重用,止不过是插进去而已,就这样受不了,那等一下要怎么办?' ,说着便使尽力戳下去,' 啊,啊' ,少女流下了眼泪,直喊不,' 是不是到底了?' ,少女没反应,' 哦,没到底呀!

那再戳!!' ,说着又再戳下去,' 不不,到底了!“,少女喊道,' 哦,是吗,你没说嘛!”

' 好,休息一下,等一下开始重头戏' ,少女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的下部,

下部正流出处女的初血

不必看了,等一下会有更多血的' ,颜叔抓起了刚刚放下的钳子柄,开始撑开钳子两头,' 啊,好痛,好痛' ,钳子在阴道内微微张开,接着又更深入,'好好品尝一下特殊的感觉吧' ,颜叔将钳子夹住子宫颈,并强加施力将它牢牢夹住,' 啊,呜,不,不要,不要,好痛,你做什么?' '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别急' ,钳子开始慢慢扭动,' 啊,啊,不……' ,钳子越扭越激烈,并且开始前后乱动,随意翻滚,' 啊,啊,啊……' ,好似要裂开似的,少女狂乱得哭喊着。

' 啊啊啊……不,饶了我吧,求你,啊……不……' ,长时间的拉扯,使得阴道开始裂开,流出血水,' 不不,我求求你,饶了我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放了我,求求你,啊……不……不要……好痛……好痛啊……' ,颜叔突然更用力的扭动,' 不知好歹的家伙现在总算知道求饶了,但是如果我现在就放了你,就显得我太没原则了,所以,抱歉啦,我必须贯彻下去' 又持续拉扯了一段时间,少女已是满脸的汗水。口水。泪水,下部血水不断的流出,颜叔停了下来,仔细看着少女的阴部,轻轻的翻了翻钳子,说道' 好了,要上最后一道菜了,你知道是什么吗?' ,少女沉默了许久,好不容易使上了力答道' 不知道……' ,' 你想知道吗?就是把你的子宫活活的拔出来,如何?' ,少女听了又狂乱了起来,四肢猛力摇晃想挣脱锁链的束缚,' 不要晃了,你逃不了的' ,说着用两手使力抓紧钳子,' 好,来,一。二。三……' ,' 啊,不,不要啊,救命呀' ,双手开始将钳子往外拉,少女哭喊与铁链因手脚拉扯的声音占满了整个屋子,' 啊不……啊……

钳子拉出来了,钳子上夹着子宫颈与子宫,并带着一阵阵的血水往外流,少女的腹部一如被掏空了般的凹陷下去,顿时屋子安宁了下来,少女在桌子上昏死过去。

' 好,一个解决了,下一个,是你吧,你就幸运了,你比较快' ,另一个少女听了本来还以为逃过了一劫,但是看到了颜叔手上拿着的东西,顿时花容失色,' 把她倒过来绑在墙上' ,几个仆人就将少女头朝地,脚朝上的绑在墙上,脚被分开绑着,成一个ㄚ字型,衣服都被撕了下来,而颜叔手上拿的,原来是一个的铁锥,铁锥上布满了大小不等的铁刺。

颜叔等仆人们都安置好了少女时,突然不发一语的,将铁锥用力朝少女的生殖器戳下去,' 啊……' ,少女大吼,血水应声喷出,喷在墙上及颜叔的手上,' 啊……啊……呜啊……' ,颜叔继续将铁锥往下压,使得少女的阴部整个往里陷下去,' 啊……' ,少女渐渐地昏过去,半米长的铁锥,深深的刺进少女体内,圆锥状的铁锥只剩下末端一点点还留在外面,少女的臀部与阴部因为铁锥的插入而撑大裂开,少女的双脚还不时的颤抖。

' 最后只剩你了,首领小姐……' 颜叔说' 不,不要现在玩弄她,先让她干等吧' 宏子说' 你要饶恕她?' 颜叔困惑的说,' 不不,我很恨她,所以才要用其它的方法' ' 好吧。' ,' 来人哪,将这一位首领小姐,关进地牢,等候发落!' ' 那么,宏子,你要何时再玩弄她?' ,' 叔叔,再给我十天吧'. '哈哈哈……好,我等你吧,可别太狠呀!' 颜叔大笑的离开了。

这十天中,宏子规划了可怕的刑罚,等待着曾羞辱她的' 首领小姐' ,宏子想着想着,暗暗的发出了窃笑。

第十天到了,' 宏子,等了十天,我等得有点烦了,你有好点子没?' ,'别心急,颜叔' 宏子说道,' 把那三人带出来' ,说着,仆人们把三位小姐带了出来,' 这是首领小姐的三位姊妹,其中一个是首领的姊姊,另外两个是妹妹' ,' 好,再把主犯带出来' ,首领小姐被仆人们带出来' 妹妹……姊姊……姊……妹妹……' 四个妹妹呼叫着,' 好感人场面,但是只有一会儿,可惜' 宏子边说边拿起一个夹子,那是汽车电池用的线钳,另一个金属棒,棒上连着一根电线,电线都连着一个大型的变压器,' 很不幸的,首领小姐,您手上将要拿高压电器材电你的妹妹''你要威胁我吗?' ,' 是的' 宏子肯定的说,' 否则他们就完了' ' 对,宏子可是很残忍的' 颜叔附和道。

' 或者你要自己去坐旁边那块倒地的树干' ,' 当然是要全裸!' ,首领小姐缓缓的往旁边看去,那个树干倒在地上,有个很粗很长的树支朝上,树支上有着不少分支,但都被削短了,' 就看你的选择了,快点,一分钟内等你答复' 首领小姐回望了望妹妹们,又回头看了树干,想了又想' 喂!你衣服也没脱,手也没拿电棒,在干什么!?' 首领小姐依然不敢决定,' 可恶,好,你现在就看戏吧!' 宏子一手拿起金属棒,一手拿起钳子,走向了大妹妹,大妹妹的穿著已经一丝不挂,她看着宏子一步步向她靠近,渐渐脸色苍白。

' 不!跟她无关,别害他!' 首领小姐说,' 哈!这由不得妳!' ,宏子已经走到大妹妹的身边,' 享受一下吧!' ,说着就将金属棒很快的插进大妹妹的下体,大妹妹已经痛得无声无息,' 喂!要叫一下才刺激呀!' ,一手又把钳子夹注阴蒂,' 啊啊……' 大妹妹痛苦大叫,初血缓缓的从阴部流出,' 我要你叫得更大声!' 宏子走回变压器旁,打开电源,板下开关,' 啊……' 大妹妹又惨叫了一阵,' 哈!有电的感觉不错吧!' ' 再来吧!' ,宏子开始转动旋钮,'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压越来越高,大妹妹开始惨叫不断,下体开始冒烟了' 停停!停!我去!我去坐!' 首领喊道。

' 哦!看开了吗?' 宏子关掉了机器,回看看首领小姐,首领小姐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衣服,脱完后,首领小姐走到树干上,两脚岔开准备坐下' 喂!要完全坐下去呦!再见!' ,宏子用关怀的眼神嘲笑她,首领小姐慢慢的将臀部往下降,' 啊……' 树支尖端已将碰到了阴部,臀部持续往下降' 啊啊啊……' 树支已经有部分插了进去,但是有其它已被削过的小树支长在树支上,使树支不易继续插入,' 喂!用力点!' ,首领小姐忍着痛将臀部继续往下压,削过的小树支像是刺一样刮破了阴道,一滴滴的血从大腿流了下来,宏子不渐渐不耐烦了。

' 喂!在不快点太阳就下山了!' 首领小姐继续往下坐下去,长长的树支快插入了一半,树支的尖端处碰到了子宫颈' 啊……' 首领小姐呻吟了一声便停住了,突然首领小姐的肩膀被一双手押住,' 太慢了,我实在看不下去。' 宏子说着用手将首领小姐的身体往下压,' 啊……不啊……不……' 首领小姐无法反抗,臀部渐渐地往下沉,树支尖端穿进了子宫,首领小姐哭喊着却无法逃避,小树支深深的刮下了阴道与子宫壁,首领小姐已经脸色惨白,双脚已失去了力量,任由树支无情的插入,直到刺穿了子宫,整支树支完全末入了首领小姐的身体里,首领小姐就只能这样坐着,已无法言语。

' 好!可以料理你们了' 宏子拿出了一根细长的的木棒,仆人们将三妹与二妹脱光后以臀部相对的方式令他们趴在地上,宏子将木棒的一端插入一小部份至三妹与二妹的阴道中' 啊……' 三妹尖叫道,' 哦……你还是处女吗……真可惜……' 然后两女仆各从边将两女肩膀按住,并往内推。

' 啊不……' 由于三妹尚未开过,阻力较大,故棒子几乎都挤入了二妹的阴道中,二妹的阴道已被插入了约二十公分,二妹发出了惨叫,三妹这边也不好受,一公尺的棒子也进入了三妹的阴道约十多公分了,' 好了,可以推到底了' ,二妹听了痛苦的大喊,却也止不了棒子的无情插入,棒子深深的插进了二妹的体内,穿过了阴道与子宫,肆无忌惮的在肚子里翻搅着,二妹口吐白沫的昏过去了,剩下三妹因棒子过分插入,使得阴道裂开,也是痛昏不醒。

大妹妹外表看似无恙,却眼看着家中姊妹的惨状,一忍不住的哭了出来,'换我了吧!' 颜叔说道,只见颜叔脱了裤子,露出了前有长着尖牙状似嘴巴的龟头,宏子与大妹看了惊叫了一声,' 这是我特地改造的,它可是可以完全控制的唷!' 这阴茎虽龟头怪异但长度大小适中,看不出有其它奇特之处。

颜叔将大妹翻倒,以趴着的姿势将臀部高高俏起面向颜叔,大妹眼睛瞪的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下体竟会给这种怪物插入,颜叔抚摸了一下大妹的屁股,便突然将阳具整个插入,' 啊!' 因为有尖牙在龟头的关系,使得阴道内感觉奇特,但除了因快速插入产生的痛楚外,尚没有其它感觉。

' 啊啊!……呜!啊!' 大妹因为连续的抽送,而开始出现喘息' 你以为你很幸运吗?其实你错了,我刚刚说过了,它是随我控制的喔!' 说着,大妹突然感到阴道内有东西在动,' 啊!啊!啊!不!怎么回事?啊!不!' ,颜叔的龟头先在阴道内动了动,之后打开了口,将子宫颈咬下了一小块,' 啊!不要呀!好痛啊!' 痛得大妹直哭,但是不论如何都无法阻止一阵阵的痛楚自阴道深处而来,' 这还只是开端呢,接下来跟你说个秘密呦!

我的它可是会自动变长的喔!每插入一下就变长一公厘,所以每插入五十下就变长五公分呦!' 大妹听了以面无表情,似乎已接受了酷刑的邀约。

从刚插入开始,颜叔以插了将近一百下,' 快插进子宫了呦!' ' 不!,求求你!' 颜叔继续插着,' 啊!啊!啊!啊!啊~~' ' 哈!进去了!' 龟头开始戳入了阴道,血渐渐地向外流,' 不!啊~~不要啊!求求你!好痛啊!' ,颜叔又插了将近五十下,' 快穿过去了耶!' 大妹只紧咬着唇,不发一语,' 唔!我摇动一下吧!' ,' 啊!不!不要呀!' ,阴茎在子宫内扭动着,龟头上的尖牙不时的摩擦着脆弱的子宫壁,痛得大妹哭吼德几近疯狂,' 喔!我肚子饿了!该吃饭了。' 只见大妹突然大吼,全身颤抖,猛力的摇动臀部和腰部,双手紧握肚子,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颜叔已将龟头的口大开,一口一口的咬下了大妹的子宫肉壁,持续的在子宫内咬了数分钟,大妹已无气力说话,看着自己渐渐被掏空的下体,而昏了过去。

颜叔抽出了满是血的阴茎,上面还残留着子宫的肉片,颜叔笑了笑,就去厕所清洗了宏子望着三妹,看着三妹尚有气力,就命人将三妹倒挂掉起,三妹无力反抗的,任由女仆们将他的脚强硬张开,阴部朝上的悬挂在墙上,宏子拿出了一跟粗的玻璃管,将玻璃管慢慢往三妹的阴道深处插入,三妹以害怕的眼神看着宏子的动作,宏子将管子插到了阴道尽头,竟更往内戳,' 啊!好痛啊!啊!啊!不要呀!' ,三妹求饶着,宏子依然置之不理,玻璃管已经深入了子宫,宏子随之拿起了一个玻璃罐,罐内装满了一颗颗的白色小球,' 这些白色的小球是蓬松材料,一吸到水分就会立刻膨胀' 宏子慢条斯理的说明道,这时,罐中的白色小球已经一颗颗经由管子进入了三妹的子宫,当灌不下去时,宏子还以吹气的方式将白球吹入,灌装了一会儿,总算将一罐的白球塞入了三妹的子宫内,三妹的小腹已成微凸的状态,此时的三妹已是泣不成声。

过了一会儿,宏子拿出了一个宝特瓶,瓶中装满了水,' 这些只是水,但是你知道吗?这些水若到进去你的下体……' ' 不!不!不!不……' 三妹眼睛瞪者宝特瓶猛说' 不' ,宏子将宝特瓶的盖子打开,缓缓的将水倒入了三妹的阴道,只见三妹的小腹渐渐涨大,三妹一直嘶声力竭的吼着,几声' 啪!啪!' 的声音自三妹阴道传出,是三妹的子宫裂开,越裂越大,三妹的样子已像是一个即将生产的妇人,当水一倒完时,宏子拿出了一根筷子,直接插进了三妹的子宫内搅和,三妹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静静的看着冷酷的宏子,将她的生殖器破坏殆尽。事情过后,约过了一个多月,颜叔带着宏子前往参观他的事业,“这是我所拥有的最大一间的赌场,同时它是唯一具有特别休闲功能的赌场,什么是特别休闲呢?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颜叔说完就进入主控室去视察了,留下宏子在赌场内游玩。

宏子看到了场边有个奇怪的设备,一个女的全身赤裸,被架在一个台子上,她的双脚被架了起来,彷佛妇产科医院的医疗姿势,阴部向外张开着,这时有个男的,突然走进那个女的,脱下裤子后,就直接将阳具插入,玩了一下,便离开了,“那是休闲工具之一,有人想发泄的话,就去玩一下就好,好了,我带你去看看别的”。

颜叔就带他到了一间密室,里面已经有一位客人,“他是专程来玩这一项游乐设施的,而不玩赌博,因为全世界只有这里有”,那位客人坐在一去计算机前面,像是在玩电动游戏一样,有个女的图像在屏幕左边,右边则有一堆对象列,有按摩棒或是跳蛋等,但是上有其它更凶恶的,像是锯子,刀子,棒球棒或烙铁等,宏子看到后说“这没什么呀,现在很多这一型的电动游戏呀!”,颜叔要洪子静静的看着,客人将按摩棒点选到女体图的阴部,但是却在隔壁房间传来叫声,宏子赶紧回头看,原来隔壁与这间房间只隔一道玻璃,隔壁房间内有一个女的如同画面所画的姿势,被绑在房间的正中央,手脚被绑成大字型而立着,这时她的下部正被由一根机器手臂所抓着的按摩棒伺候着,由于没有润滑,所以女体极为疼痛的哭叫着,客人将按摩棒插入比例加大,控制着一个像旋钮的对象慢慢转动着,按摩棒越来越深入,女体不停的求饶着,突然,客人像发疯似的,将旋钮调到底,被机械守备控制的按摩棒,也跟着将按么棒插入指定的深度,可怜的她连准备都没有,就被区区一跟按摩棒插穿了子宫,女体便昏了过去,这时机器又将一个新了裸女换上,将旧的送了下去,客人又将一个细管子对象移到女体的下部,机械手臂便将一根管子插入了女体内,客人将管子再插入了女体的子宫内,而不管女体在隔壁多么大声的吼叫,客人将一罐盐酸对象一道管子上,宏子张大眼睛与嘴巴看着残忍的一幕,机械手臂将盐酸倒入管子内,经由压缩自管子的末端挤出,管子的末端是女体的子宫,女体全身颤抖,痛得喊不出声,这时又再换上一个女体,客人选择了一根很长的细棒子,棒子上有一根根很细的长钉子,均是斜着朝下的,女体看到这根棒子在她的阴部下逐渐往上移动,害怕得一直吼叫,棒子开始插入阴道,处女的被无情的撑开,女体不断的惨叫,并看着棒子越插越深,棒子笔直的插穿了阴道,进入了子宫,女体以几近狂叫的方式响应,被深深插入的子宫,承受不了棒子大力的挤入,突然破裂,棒子进入了女体的肚子,客人将棒子往外抽出,女体开始全身晃动的挣扎,子宫以及阴道被一根根的钉子拉出,女体流者泪看着自己的下体被蹂躏着,看着子宫被拉出体外,渐渐的昏过去。

颜叔看宏子对这机器十分好奇,便说“我们这边还有些成人秀,不过都满禁忌的,当然是外面看不到的,你要看看吗?”,宏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跟着颜叔走了。

那是一个秀场,给很多观众观赏残暴性爱秀的地方,一个高约一公尺的舞台,台上的两边布满了各种残酷的刑具,台子及两侧挂着大幅的电视墙,可以清晰的看见舞台上表演项目的各个细节;因为秀还未开始,只见台下闹哄哄的,“等一下就会安静了,因为今晚的秀非常刺激”

这时,电视墙闪了一下,画面上出现蓝底白字写着“痛苦的性交”,“好,要开始了,我们到前面去吧”,颜叔领着宏子走到了距离舞台最近的位子坐下来,此时全场闭息等待着。

这时一个女的被拉了出来,她被脱光了身子,年龄看来不到十五六岁,身材却凹凸有致,只是满脸泪水,被又推又拉的拖了出来,聚光灯罩在她身上,显得极为白净,带全场惊呼过后,从右侧走出了一个男的,身强体壮,然而更惊人的,是他那长约一公尺的阴茎,丝毫不会因为过长而垂下,女的看见了那恐怖的长度,开始高声的尖叫,极度抗拒,两个工作人员将她抬上了桌子面朝上躺着,并将她按住,待男的来将她压住了之后才放开,因为女的手脚并未绑住,所以看到她惊惶的运用手脚想尽力脱开男的双手,桌子与在舞台上是放横的,以方便让客人看清楚两人的动作,女的尽力的抵抗,但是徒劳无功,他实在太壮了,女的根本无法逃出去,他用一只手将女的按住,用另外一只手扶着阴茎,将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蓄势待发电视墙上出现了倒数计时“5 ,4 ,3 ……”,台下的每一个人都跟着大声喊着,声音盖过了女性的尖叫,“2 ,1 ,冲啊!”,每个客人都仔细看着,粗长的阴茎用力刺入尚未开苞过的蜜唇,“啊!!啊!!好痛啊!”女性近乎撕裂的尖叫声,拌和着客人呼喊着的鼓噪,阴茎插入了数公分,女性已经疼痛得握着下部。

由于没有前戏与润滑,再加上阴茎极为粗大,女性的阴唇已明显的陷入,女性只能一直摇着头一直用力抓着阴茎勉强的阻止阴茎的挺进,“进去!进去!进去!……”台下的声音此起彼落,催促着他再接再厉,他将阴茎退出了一点,带出了一点血丝,证明了这是女性的第一次,他稍作停留,又再次推入,这次他更用力了,他将他的超长阴茎挺入了十数公分,痛得女性状似要吐血,满脸苍白,紧闭着眼睛咬着牙关无法尖叫,双手依然紧握着阴茎,双脚猛踢着他,但是总是踢不开一点距离,男的又再一次冲入,这次进了约三十公分,女性吼叫着,双脚已经软下,仅剩下手还有些微的握力,握着一次次越插越深的巨根,男的又将阴茎抽出,上面尽是鲜血,血滴从阴道喷出,“进去!进去!进去!……”台下依然叫着,男的拿起了巨根,再次插入,并且相当用力并快速的穿入阴道,使得男的的腹部与女性相撞,阴茎完全插入,一公尺多的巨根经由阴道,残忍的整个进入了女性的体内。

由侧面看,这时的景象像是一般的性交姿势,但是深深进入女性的身体的,却不是一般的长度,女性的脸可以看出她的疼痛,嘴角甚至流出了唾液,脸色极度的苍白,手依然放在下体处,但是却也已经握不到已经完全没入的巨根,而被夹在两人之间,男的开始抽送,每一次抽出都连带喷出一些血水,每一次插入似乎是将巨根深入女性的体内搅和,最后,女性的手渐渐松了,他将阴茎整个拉出,满是血的阴茎才慢慢软下,工作人员将桌子转了半圈,让女性的阴部对着观众,并放大特写,虽然除了血迹外,外观看不出与一般女性的阴部有何不同,但是可以想见的,她的阴道与子宫甚至整个身体,都已被穿出了一个大洞。“这是本公司所发明的新种性器,叫做致命阳具,各位所看到的是基本型,我们尚有超长型,约一点五公尺,或是超粗型,约二十到三十公分粗,还有尖牙型,在阳具上有着各角度的倒勾尖牙,各位可以到柜台来选购,后面有试用区有女性供各位体验”,司仪在台上叫卖着,很多人开始起身前往柜台参观。

宏子看了很感兴趣,就走到柜台旁观看,“这只限男性使用吗?”宏子问道,“没有特别规定啦,但是我没看过女性用过耶,你要买还是要' 被用' ?”柜员问,“喂,我可不能' 被用' 吧?会死人的耶……但是看起来,好象满爽的……我是想要用在别人身上”,这时颜叔插话说“喂,就送她吧,别闹了”,颜叔斥责着柜员,叫柜员让宏子自行选择。“你可以先玩玩,等等我告诉你一个更刺激的。”颜叔说,“还有更刺激的?好,等等我一定看”宏子选了一个粗约二十公分,长约五十公分的锥子,锥子头上还有一个铁勾,“好,我要去试试看。”,宏子与颜叔到了试用间,房间内已有不少人穿戴好性器,准备试用,这时侍者带着一群少女出来,全身精光,毛都还没长齐,但是宏子也吸引不少目光,因为很少有女性也来用这东西,宏子也将性器穿戴好,准备使用了。

少女一个个都就定位,她们被侍者固定住双脚岔开站在地上,上半身往下弯,呈鞠躬状态,以方便试用者插入,少女还不清楚怎么回事,每个都害怕得颤抖与尖叫。

开始试用了,有人还没待少女站稳,就跑步上前,一把将少女的细腰抓住,并很快的将超粗的阳具插入少女的阴道,少女无法逃跑,尽是吼叫的压着下部,约莫三十多公分粗的阳具硬是被挤进的细小的阴道内,顿时阴道破裂,整个阴道与子宫被挤进了肚子,少女在这突来的巨痛与破坏下晕了过去。

宏子兴奋的将阳具对准少女,刺了进去,随着阳具越刺越深,少女的下体就被越撑越大,少女的嘴张的大开,流出了口水,宏子却继续将阳具插入,啪啪的声音不停从少女的阴唇传来,阴唇的裂缝越来越大,流出了阵阵血水,宏子已将阳具插入到底了,开始慢满拔出,将少女的子宫与阴道一起拉出,少女依然无声的看着子宫被拉出体外,看得发呆。“好了,完够了吗?”颜叔说,“我门可以去看下一站了,”嗯,走吧“宏子若无其事的脱下了假阳具,假阳具上还挂着那女孩的子宫,宏子一点也不再回头一下。

宏子跟着颜叔到了极为华丽的套房,不但空间很大,就连墙壁也是精雕细琢,墙上挂了一些古代的做爱图画,里面已经有一男两女在闲聊,似乎也是相当有钱的富人简先生,“嗨,颜爷,好久不见了,最进增设了不少设施喔,满有看头的嘛!!”那个男的说话了,听颜叔说,那个人是颜叔的客户,相当利害的政客,“你又来玩啦!?这两位是……”颜叔试问那两位小姐,“喔,那是我的堂妹,简小姐,而这是赖小姐,是我刚提拔的中国小姐”,“哇,你很罩喔!,那你今天要带她们来玩什么”颜叔边与他聊天边带着他离开了,留下了三个女的聊天玩乐。

宏子观察到,她们都不知道这里是在营业些什么,她们只知道这里有一些SM表演,却不知道是更为暴力的虐待,所以宏子说话内容都警量避开。

这时,两声敲门声,门打开了,颜叔与简先生进来了,“我门带了一些好玩的进来”,侍者跟着两人推着小矮柜进来了,“这是什么呀?”赖小姐好奇的问,“你自己看呀,很好玩的哟”

赖小姐以为是什么礼物,好奇的去把柜子打开,“这是什么呀?什么怪东西?”,于是哪起一些东西来把玩,却完不输出头绪。“那是恐怖梨,至于这个嘛,我不知该如何称呼,不过你要不要玩?”,赖小姐一脸疑惑“这个好玩吗”,赖小姐虽然疑惑,却奄不住好奇,想一探究竟,“好,我要玩,但是怎么玩……你要教我喔”,“好阿”简先生爽快答应了简先生使个眼色,侍者马上冲上前把赖小姐一把抓住,“这是做什么呀!?简哥!?!?”侍者并把她的衣服剥了下来,“不要!”,虽然是中国小姐,却也不愿意让外人白看,尽是反抗。“你不是要玩吗!?这就是玩法,而我要教你怎么玩。”,说着,拿起了一个像棒球般租的铁笼,“很奇怪的形状对不对!?因为这是要插进阴道里的。”,“阿,什么,不要,太大了”事者将她的双脚抬起,让密部露出,另一个侍者就将笼子往里塞,也不管她的哭喊,就将慢慢的塞到底了,“是不是有一种饱实感呀?因为都进到你的子宫里了”,“啊啊,不要啊……”她泪流满面的看着那奇怪的东西深深刺入自己体内,有些不相信。

这时简小姐来了,“让我也来帮忙吧。”,赖小姐见到简小姐的举动,才知道她们是一伙的。“不要,求求你。”“喂喂,别搞错了,你也是”简先生对着简小姐说,“什么!?”简小姐以为自己跟简先生是亲戚,又是事业伙伴,想不到竟然变成牺牲者。其它的侍者进来将简小姐铐起,绑在床上。“哼,上次把标案的内容拿去销售,害的我的案子没接到,甚至还跑去告密……”

简先生气愤的说着子自己以往如何被陷害,逐渐眼光燃烧着怒火,“把她脱了。”,简小姐忙着求饶,侍者的动作却熟练的将她的衣衫一一扯下。“让你试试这个……”简先生拿起了恐怖犁,走向了简小姐,“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但是这是改良型,更大更长……”“不要……求求你……不要用那个……”简小姐很清楚,恐怖梨已经够残忍了,现在这是加大型,将会更痛,破坏力更强……“求求你……不要啊……”

他拿着长约五十公分的恐怖梨自他的阴道插进了她的身体,“不要啊……呜啊……”简小姐猛摇着身体,想摆脱那残忍的凶器……

梨上的一粒粒突起的尖刺,刮着她的阴道壁,产生火烧般的感觉。

简先生将梨越插越进去,穿进了子宫内,“不要啊,好痛呀,啊啊啊……”

简小姐奋力吼叫着。好不容易,梨已经完全进去了,铁制的黎是冰冷的,但是她却感觉其烫无比。“好,可以撑开了”

说着,他将梨的旋钮慢慢旋紧,梨的三根支杆便渐渐张大,简小姐发出尖叫,用手抓着梨!

试图将它拔起来。但是梨渐渐张开镶入阴道璧,非常牢固,无法拔出,眼看着梨已经逼近完全张开,简小姐的小腹呈现异常膨胀的突起,血慢慢的渗出来,突然“啪”的一声,简小姐的阴道破裂,她大声的痛哭,“我要把这梨拔起来了”简先生残忍的说,“不要!!”,但是已经张开的梨正被用力往外拔,“天啊,不要啊!"

收藏
相关激情小说
Content Related To The Current Fictio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