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登录账户立刻注册体验精彩服务 | 如有疑问请您联系客服处理
感谢您选择 云色会员版 请牢记 YsVIP.CC 网址
计费简单 所有内容无限制
极速播放 向卡顿模糊说不
定制内容 只推荐您喜欢的
洁净浏览 让广告烟消云散
发送邮件至 YunSE666@Gmail.Com 可获取最新网址
禁断欲恨1-2
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禁断欲恨

第一章

今天是学府的中四会考放榜日,校园一早已经聚满无数神情紧张的学生,大家都怀着战战竞竞的心情,等待放榜的一刻。

「来了!她…来了!」校园突然引起一阵骚动。

刹那间,所有学生的视线,同时朝一个方向望过去,原来不是成绩表公佈,而是学校的入口处,驶进一辆劳斯莱斯的名贵房车。司机下车打开后座车门,出现一名窈窕身段、长发披肩的少女,她将羊脂白柔的玉臂,搭在车的门框上,以斯文轻盈的步法,踏在学府的地面,天空随即也出现奇景。

「很漂亮的蝴蝶呀!」众人异起同声的说。

天空果然飞来几只色彩缤纷的蝴蝶围绕着她,从蝴蝶飞悦的神彩,感受到蝴蝶的心情是兴奋的,也许蝴蝶是为了她身上散发的幽香味而来,而今,她身上那股幽香味,果然引得蝴蝶癡癡入醉,翩翩起舞。

她身上这股幽香味也使她冠上「香香公主」的美誉。

「她…来…了…」无数男校友的内心里,同样发出震撼的期待声,面相丑陋的男生就垂头丧气,稍为英俊爽朗的男生就蠢蠢欲动。当然也有不少女生抛出既嫉妒又羨慕的眼神回敬她,有些女生则不满而嘟起小嘴,甚至用手扭着身旁男友的耳朵出气。

幸好没女朋友的男生较少,耳朵也避免遭受扭痛的恶运。校府的男生,这几年都不肯拍拖,因为拍拖等於放弃追求「香香公主」的机会,所以很多男生宁愿长挂「待选」的牌子,等待「香香公主」的垂青。

无疑「香香公主」的出现,引起校内一阵骚动,或许说比起老师手上的成绩表,更有吸引力,这也难怪她有这股魔力,毕竟她是弹联四届校花的女神。

对!她就是弹联四届名校花的女神;盈盈。

盈盈芳龄十六,瓜子型的脸孔、秀发披肩隐约展出一对娇嫩的耳珠、水汪汪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唇红齿白的樱桃小嘴。最迷人是她嘴边常挂着一对泛红桃的梨涡,肌肤洁而晶莹、声音如出谷的黄莺,清柔、甜美、醉人。

不可思议是盈盈身上散发出幽香的味道,是天生而成的清淡花香味,绝对不是一般庸俗的香水味,这一点也是盈盈,甚至她母亲也解不开的迷。

上天特别赐盈盈一段完美的健康发育过程,当她上柔美操所穿起的紧身衣一刻,胸部明显突起一对美乳,弹而实的外形,原形毕露,所有的女生不但羨慕,也引起了嫉妒心,所有的男生都举鎗致敬,当然,在场的男教师也不例外。

盈盈穿起跑步的短裤最感性,一对修长雪白的大腿和浑美弹实的屁股,一览无余的暴露众人眼前,尤其是跑时的步姿,热裤暴露大腿内侧,两旁接近阴部的雪白嫩肌,直教人热血沸腾、呼吸加促。所以她在草场跑步的时候,总是十分的不耐烦,因为总有一群雄性的苍蝇,不断围绕着她。

为何上天对盈盈特别的眷恋,不但赐她娇美的身躯,还赐她一身幽香味,莫非她是仙女下凡,执行上天的使命?

最不满的是,上天也为盈盈找上有钱,甚至富豪级的双亲,而他们也只有她一名独生女,因此视她为掌上明珠,无论物质或心灵上都呵护有加,对她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她的一切实属完美,然而这份完美,却造成女生们对上天极为不满。

「盈盈,你来了…今天穿得很美…有约会?」一名女同学涌上前称讚道。

盈盈今天确实穿得很美,一身轻便的夏日装,上身穿着淡黄色複叠绣花领的露肩背心,这件背心只束着两粒乳房,腰和肚脐全露了出来,下身的淡黄色短裙是超简短,是一件半褶单钮釦的超短裙,跟本遮掩不了盈盈一双雪滑嫩白的粉腿,脚下的靴子则掩至膝盖上,也许这就是时髦新潮派的热门服装吧。

「哦…不是,母亲迟了起床,现在忙着装扮,所以我先回来看放榜,等会还要赶回去接母亲,然后和爸爸去接一个人。」盈盈说。

「去机场接人?是谁是那么重要,需要出动整队人?」盈盈的好友问。

「不是机场…是…嗯…不说了,老师出来了…」盈盈转开话题说。

盈盈很镇定的走上前看板上的成续表,所有的人看见她走过来,很自然让开一条路给她,接着有目地的涌向她身旁,拼命使劲的嗅,猛吸盈盈身上散发的香味。其实盈盈也不看,也知道必会及格,但她想知道是否属名列前矛,结果她以状元的身份,压倒全校的考生,直接挑战全国状元的宝座。

「哎…又是盈盈独佔鳌头,抢了状元之位…」众人喊着说。

班主任看见盈盈,立刻转身走上前和她搭讪。

「盈盈,恭喜你考获女状元…」班主任想把手搭在盈盈的肩膀上说。

「谢谢。」盈盈马上将肩膀一闪,避开主任那只即将搭在她粉肩的手,接着头也不回的,便转身走了。

班主任尴尬的愕然一会,立即快步回到教员室去。

「嘻嘻…胡主任想佔便宜不成,活该…」众人背后里偷偷的发笑说。

***    ***    ***    ***

坐回劳斯莱斯房车的盈盈,望着窗外的街道,她心里想着,叔叔现在会是什么模样?记得小的时候,曾经见过叔叔,不过事隔十年印像也淡代了。刚才好友曾问起她去哪里接人,盈盈马上转开话题,原因是不想告诉好友,是到监狱接人。

当年叔叔和父亲收一笔帐,结果遭人伏击暗算,父亲不幸被捉,成功逃脱的叔叔,却回头营救父亲,结果叔叔和对方几名大汉大打出手,不巧误杀对方一人,最可恨是当时的法官指责叔叔,有机会逃脱而不报警,抢了小贩的菜刀去和对方互斗,造成有人死亡,因此判他谋杀罪名成立,求情下获轻判十五年。

父亲为了叔叔的事,劳心劳力的四处奔跑,打点一切,但也徒劳无功,几次上诉都被驳回,最后只能定时定候去探叔叔的监。父亲这十年以来,都是风雨不改的,曾听母亲说,叔叔在监里输了很多钱,父亲不但没有怪责他,还时常替他偿还赌债,父亲时常怪责自己的说:是他害了叔叔一生,心里很痛苦且内疚万分。

车子很快回到家里,凤仪已经装扮好正在屋外,焦急的等着女儿回来,当凤仪看见车子驶进来,即刻快步走上前拦住。

「盈盈,怎么那么迟呀!爸爸打了好几电话,他已经等得不耐烦自己先去了,他要我们赶快前去,对了,你买了红豆糕吗?」凤仪问女儿说。

「妈,刚才司机阿财就是为了买这红豆糕,所以迟了回来。」盈盈撒骄的说。

「你老爸也真是的,二叔怎还会喜欢吃红豆糕嘛…都这么多年了…」

凤仪今天穿了一套淡米色有红色方格图案的套裙,颈项配带一条白色的珍珠链,她脸上化了一个淡装,除了画眉和涂上淡红色的口红外,就没刻意装扮自己。

凤仪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虽然她已经三十五岁,不过,一向懂得保养的她,至今还是保持窈窕的身段,乳房也没有下垂的迹像。

母亲和女儿盈盈一样,长有洁白晶莹的肌肤,双峰饱挺、腰小臀实、眉清目秀、且带几分性感的风韵,唯一感到可惜是,她这几年尽量放淫自己,频频在床上向老公索爱,可是仍无法为老公追上一名男丁。

「盈盈,怎么没听你说成绩考得怎样?」凤仪问。

「妈,还不是一样,全校第一。」盈盈神气的说。

其实凤仪也知道盈盈的成绩是不用担心,不过身为母亲,也要象徵式的问问以表关心,最后她也很满意的笑笑,并摸摸盈盈的头,突然,凤仪发现不妥,马上按下后座的防声玻璃,免得让司机听见她们的谈话。

「哎呀!盈盈,今天你怎么穿这样短的裙呀?你看内裤都露了出来,你知道我们现在是去接你叔叔呀!」凤仪马上把盈盈掀起的半褶裙拉下说。

「妈,我内裤打了底,您不用担心啦…」盈盈笑着说。

「哦…是吗…打了底?」凤仪猜疑一会,再次掀起盈盈半褶裙一看,原来盈盈在黄色内裤的护阴部位上,加了一片阔边的双翼卫生巾,凤仪不禁笑了起来。

「盈盈,这块东西就是你说的打了底?」凤仪笑着问。

「是啊!看不见里面的。」盈盈说。

「哎呀!盈盈,就算被看见这块东西也不好嘛…」凤仪说。

「妈…新潮嘛!」盈盈说。

凤仪不懂该怎样向盈盈解释,毕竟二叔是坐了十年的牢,所谓「坐牢过三年、母猪变貂蝉」,何况二叔未坐牢的时候,凤仪已发现二叔的眼睛,时常借机会窥视她的胸脯,偶尔还会借故碰触她的身体,她几次想告诉她老公文浩,但她看见老公和弟弟文龙很要好,所以怕文浩说她挑拨两兄弟的感情,最终忍下不说。

凤仪对二叔的出监,心中不知怎的,总是感到十分不安,由其是看见老公文浩这十年来,如此紧张他弟弟,不禁使她更加的担心,也有几分酸溜溜的感觉。

***    ***    ***    ***

「哎呀!你们怎么弄到这样迟,幸好文龙还没出来,如果要他等的话,那多不好意思,对啊!他这么迟还未出来,不会有意外吧?」文浩急得走来走去的。

「老公…你…哎!」凤仪很不满老公这样紧张二叔,最后也懒得说下去。

「对了,老婆,红豆糕买了吗?」浩文突然想起问说。

「买了!盈盈拿过去!哼!我到车上凉冷气去!」凤仪将手上的红豆糕递给盈盈,而不亲手交给文浩,摆明心中有股气,而最令她生气是,做父亲的竟然问也不问一声女儿的成绩表,她开始有些后悔,陪老公一道出来接二叔。

「你…」文浩接过盈盈手上的红豆糕,也懒的和凤仪顶嘴,只是顾着仰望监狱的大门口。

凤仪坐回车上,心里觉得自己也过於小器,二叔毕竟是老公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回头救文浩的话,她可能已经变成了寡妇,所以不应该如此小器。不过,她这次发脾气也算是最大胆的一次,这十几年以来,除了女人月事心情差之外,她都不曾向老公发过什么脾气,但对於二叔的出监,总是心神不定、有所余悸的。

凤仪自责一番后,用眼角往窗外一望,看见文浩不停用手抹着头额上的汗水,心里实在替他难受,於是从手袋拿出绣有花边的香帕,叫盈盈拿给他,为了表示她对老公的关怀,还特地用珠唇在香帕上,印了一个吻的口红印,希望能借这个口吻印,给他送上一个关怀。

那知道文浩看也没看就藏入裤袋,气得凤仪握起粉拳,猛敲车上的沙发出气。

盈盈原是陪着父亲等着,但监狱出来的人,个个都像吊睛白额虎一样,双眼狠狠的投射在盈盈的短裙上,盈盈感到很不安像被非礼似的,於是也跑到车上陪母亲,免得尴尬。

「盈盈,怎么不陪爸爸了?」凤仪问。

「妈,里面出来那些人真是没有礼貌,双眼直瞪着我,真不敢想像叔叔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真后悔穿了这套裙…」盈盈不满的说。

「哈哈,你刚才不是说时髦新潮流吗?怎么你也会不习惯?」凤仪笑着说。

「妈,叔叔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色的呢?」盈盈问。

「啊!我…想不会…吧…」凤仪望着窗外飘落的枯叶说。

这时候,文浩气沖沖的跑到车旁敲着玻璃。

「你们快出来,文龙出来了。」文浩兴高采烈的说。

凤仪和盈盈只好下车,司机阿财马上从后车门中间的暗格上,抽出一把雨伞,接着快步走上前去。

***    ***    ***    ***

「阿财,快上去…」文浩催着司机阿财说。

文浩接着催促凤仪和盈盈两人,并拖着她俩的手,快步的迎上前。

凤仪远远看见司机阿财,跑上前为二叔撑伞挡太阳,而她和盈盈两人就晒个半死,心里头更是热上加热,但她紧紧拖着盈盈的手,硬生生吞下这口气。

「文龙,这回大哥可真盼到了,我等今天已经等了整整十年…」文浩眼睛湿湿的说。

「大哥…别这样…大嫂…你好…」二叔盯着秀萍的胸脯说。

「凤仪,文龙向你问好呀!」文浩有些埋怨的说。

「啊…文龙…你好…很久没见了…」凤仪发现二叔的眼光,不知所措的。

凤仪看见高大的二叔,不但身形肌肉饱实,而且双目射出锐利的目光,心里一惊,不知所措的,尤其是看到文龙的恤衫不釦钮,胸部露出一欉粗毛,还有胸膛两条刺青的巨龙,一瞬间也愕然住了,盈盈更是紧张的紧握母亲的手。

「盈盈,快叫叔叔。」文浩说。

「啊!你就是盈盈…长那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记得当时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好像只有这么大,嗯…什么味道这么香…哦…盈盈大了会装扮,懂得用香水了。」文龙上前猛力一吸,双眼不停直盯在盈盈身上那件小背心上。

盈盈即刻机警的用手交叉重叠置在胸部上,胸部的尴尬是躲过了,可是,叔叔的眼光,却溜到盈盈的腿上,盈盈只好移一下身体,利用母亲的身躯做遮挡。

盈盈对自己说,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件衣服剪碎。

「文龙,盈盈她不是用香水,她从小到大身上都有这股香味,很多亲戚都叫她做「香香公主」,她现在还小,谈什么装扮嘛…」文浩解释说。

「大哥,这么神奇?有机会可要见识这股天然香味了,不过,今天的天气也算热的,在里面呆久了,让我先吸一下外面的空气。」文龙双臂一伸挺腰的说。

「文龙,来日方长,你还怕没空气吗?看你满头大汗的,快擦擦。」文浩从裤袋拿出秀萍刚交给他的香帕,顺手递给了文龙。

凤仪这下可急死了,这条香帕有她的口红印,怎能递给二叔,她用想纸巾抢回文龙手上的香帕时,却给文龙手快接了香帕,她只好脸红尴尬的低着头,心里暗中骂着老公,怎么能看也不看便把香帕递给二叔呢?

文龙接过香帕看见上面有个口红印,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将香帕的口红印,示意给凤仪看,然后将嘴巴贴在口红印上,羞得凤仪忙低着头,谁料到,这个低下头的角度,却看见文龙的裤裆竟撑起了小帐蓬,吓得她手心冒汗,心想文龙不是亲了香帕的口红印,鸡巴冲动而勃起吧?

文龙亲了一下香帕,竟放入裤袋里,而不交还给文浩,凤仪内心很慌张,她怎么想也不曾想过,她的贴身物竟然会藏在另一个男人身上,而且还是藏在对方的鸡巴旁,唯一值得她安慰的是,幸好不是和文龙同住,要不然真的不知道,往后该怎么和文龙相处?

「文龙,我们上车吧。」文浩说。

「好的。」文龙大摇大摆的走近车旁。

「哇!大哥,这辆是最新款的劳斯莱斯,看来大哥你最近混得不错,这架车后座垫很舒适,沙发头部的装置,不但可以保护私隐,旋盘控制钮更是藏在手枕内,后车门藏伞的暗格,用来藏两把铁棍或刀更加妙,真是够先进的…」文龙毫不客气的跳上后座说。

后座给文龙坐着,凤仪和盈盈两人不知道该怎么样?

「没关系,弟弟喜欢坐就让他坐,我亲自驾车吧,阿财你驾宾治回去,你们两个就坐后面,陪弟弟谈谈天,快上车…热死了…」文浩坐上驾驶座。

凤仪内心很不满,觉得老公对弟弟过於…只是不敢说出来。

凤仪和盈盈坐上车,文龙没有想让位的样,她们只好一左一右的坐在文龙旁边,文龙的手有意无意间,碰在她两母女身上。

盈盈咬牙闭唇的忍着,因为她穿的是超短裙,当被叔叔的手摸在上面,总是很不习惯,十分的讨压,可惜她又无法躲避,最难受是叔叔的手指,不断借意碰她双腿之间的位置。

凤仪虽然看在眼里,但她有口难言,内心不停痛责自己,为何今天不叫盈盈穿长裤,怪只怪自己疏忽,没尽妈妈的责任。

第二章

终於回到家里,文浩一早安排家里的仆人严阵以待,似在迎接什么大人物的,凤仪搅得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谁是这间屋的主人?

「文龙,跨过火盆身上的霉气就消失,好运必到。」文浩说。

「嗯…应该的。」文龙很迷信的跨过火盆走进屋内。

「文龙,你先上楼沖个柚子凉,把霉气沖掉换过新衣,我已经安排工人给你收拾好房间,等会我和你出去买些东西,今晚还要为你沖喜一下。」文浩说。

文龙听了点点头,但脸上却不见有什么高兴的样,似在想什么的。

不过,坐在一旁的凤仪就很不满意,打从出门到现在,肚内便谷着一肚子的气,现在听到老公要留文龙在家里住,脸色马上一沉。

「老公,你不是说过让文龙到新界那边住的吗?怎么现在留他在家里住了,你知道他在这里住,我母女俩很不方便。」凤仪看文龙走上房便吵着说。

「哎呀!我就是想着他一个人,如果在新界住会很不方便,毕竟这十年来他都断绝亲人独自生活,我怕这样下去,彼此会很生疏,刚才看见你们两个对他冷淡的态度,我就怕伤到他的自尊心,所以暂时性先让他在这里住下,等习惯了再说吧,况且这里有工人,你们母女俩怎会不方便呢?真是的…」文浩说。

「文浩…你…怎么牛皮灯…哎…不说了。」凤仪一气之下不说了。

凤仪知道现在和老公说什么也没用,他等弟弟出监已经等了整整十年,现在他的心情可说是兴奋到了极点,再怎样劝也是没用,唯一的方法,就是使出女人的本色告枕头状,所以她也不打算再说什么?脑子里想今晚要怎么样色诱老公,等他鸡巴插在蜜道里,再慢慢说也不迟,起码那个时候她会佔上风。

凤仪故意不提起盈盈成绩表一事,她想捉住老公对女儿疏忽的籍口。

「盈盈,我们上楼,你爸爸快疯了…」凤仪拖着女儿回房间。

***    ***    ***    ***

凤仪拖了盈盈到她房间,目的是想尽一下母亲的责任,吩咐一下事项。

「哎!累了一天,先沖个凉。」凤仪走进房间说。

「妈妈,叔叔他不是好人,我非常的讨压他,您要说服爸爸叫他赶叔叔到别处,别让他留在这里,好吗?」盈盈吵着母亲说。

「盈盈,他始终是你叔叔,你怎能用个赶字呢,再说你是千金小姐,出口怎能那么没礼貌,叔叔的事妈妈会处理,不过,现在多了个男人在家里,你平时衣着要穿得保守点,不要再穿这些少布的衣服了…」凤仪边说边脱下衣服。

凤仪有很多话要交待盈盈,但又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至於盈盈要她叫老公赶走二叔的事,她心里倒十分有把握,毕竟她对自己的身材和嘴巴很有信心,以往在床上,她从没试过老公会不顺从她的,如果加上她的两片湿唇和舌头,哪有老公说不的余地。

「妈,我知道,不过,叔叔他刚才好色呀!」盈盈有些发脾气的说。

「盈盈,叔叔刚才对你做什么了?帮妈把拉炼拉下…」凤仪脱下珍珠链说。

盈盈走到母亲身后,拉下淡米色有红色方格图案套裙的拉炼,母亲两手把肩膀的衣袖往外一拨,整件套裙应声滑落地面,盈盈看着母亲光滑的粉背,浑大高跷的美臀,不禁望多几眼。

「盈盈,怎么啦?顺便把胸围釦也解掉呀…你还没说叔叔怎样了?」凤仪说。

盈盈发了一阵呆,立刻回过神,於是伸手在母亲背后把白色的乳罩釦,轻轻一松,乳罩随即向左右弹开。

盈盈这次很奇怪,双手竟然会环抱母亲胸前的大乳,而替她拉下乳杯接过乳罩,平时就算她帮母亲解乳罩,都是解了便算,不像现在还替她拿下乳罩。当盈盈拿着母亲通花白色蕾丝的乳罩,很自然用手掌在罩杯上比了一下。

「哇…」盈盈望着自己的手掌发着呆。

盈盈虽然平时也有见过母亲的乳房,她也知道母亲的乳房比她的大很多,但今天的感觉总是怪怪的。

「盈盈,为什么拿着我的胸围发呆?」凤仪脱下胯间白色透明蕾丝的内裤说。

「哦!没什么?」盈盈即刻放下母亲的乳罩,接着回过头便看见一个浑大雪白的美臀对着她,但她还没来得急看,母亲便一个转身,将一堆黑茸茸多毛的肥穴,送到她面前。盈盈脸红耳热的,感到很紧张且奇怪,平时她看惯母亲的身体,甚至一起沖凉也不曾发生过这种感觉,为何今天会有不安的心跳呢?

「盈盈,怎么脸红红的?是妈妈要你讲叔叔的事而脸红了?」凤仪好奇的问。

「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脸红,而且心里有些紧张。」盈盈小声的说。

「盈盈,那你先告诉妈,为什么会说叔叔好色呢?」搭凤仪在盈盈的肩膀说。

「妈,刚才坐车的时候,我发觉叔叔的手好像有意侵犯我,而且他的手指张开,想借故碰我这里。」盈盈指着自己的私处说。

凤仪在车上已经发现二叔有这个佔便宜的企图,只是没想到他会那么大胆,去侵犯盈盈的私处,她提醒自己这一刻开始,要认真好好保护盈盈,不可让盈盈受伤害,另一方面无论如何也要老公叫二叔搬走,远离她俩母女。

「盈盈,以后你要多小心,千万别单独和叔叔在厅里,还有晚上睡觉一定要锁上门,知道吗?」凤仪安慰盈盈说。

凤仪芳心大乱如临大敌般,可是,她想会不会是她过於敏感,今天的事会不会是文龙太久没碰过女人,所以会显得比较冲动,如果他到外面发泄完之后,相信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怕吧,最好,他还是搬出去,免得终日提心吊胆的。

凤仪突然发觉盈盈的视线一直望着她的私处,平时在她面前甚至一起沖凉,她也不会这样望着,凤仪越想越感到不对劲。

「盈盈,为什么这样望着妈呢?」凤仪问。

「啊…没什么…」盈盈脸红的答。

「疑…莫非盈盈思春了?不会吧…怎会对我思春呢?」凤仪心里自言自语说。

「盈盈,让妈看一看…」凤仪掀起盈盈的超短裙,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接着往小穴一摸,发现盈盈果然动了情,小蜜桃成熟了,而且还流出蜜汁,难怪她今天显得怪怪的,莫非是文龙的手碰到盈盈的蜜桃,导致成熟流汁了?

「妈…您做什么嘛…」盈盈被母亲这个举动吓了一下,紧张的弹开身体,双手护着下阴脸红的低着头。

「哦…我的宝贝女儿真的长大了…不用害臊…」凤仪笑着走上前说。

凤仪脑海里正想着该如何向盈盈进行性教育的时候,突然,房间门打开,看见文龙下体包着一条浴巾走了进来,两母女立时吓了一跳!

「文龙,你怎么走进来?」凤仪急忙转过身,尤於她是赤裸裸的站着,所以马上用手护着身上的乳房和阴部,原本她想跑过去拿衣服,但她移动身体,便会增加重要部位走光的机会,所以叫盈盈过去把衣服拿给她。

「大嫂,抱歉,我进来想拿把梳子,哦…我看见了,自己拿就行…很快。」

「文龙,你先出去,我叫盈盈拿给你…快出去…」凤仪羞怯的说。

文龙装着听不见,匆匆忙忙走过去凤仪化妆桌拿梳子,可是他的眼睛却盯着凤仪赤裸裸的玉体,所谓无巧不成书,正当盈盈想上前拿衣服,偏偏和匆匆忙忙走进来,且眼睛紧盯着凤仪玉体的二叔,撞个正着,结果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哇!妈…」盈盈马上用手遮盖双眼。

文龙被撞在地上的时候,身上的浴巾掉落,而文龙久不曾看过女人的裸体,刚刚看到凤仪赤裸裸的玉体,下体的鸡巴冲动的迅速勃起,正竖立在盈盈面前,吓得盈盈呱呱大叫,这也难怪她,毕竟盈盈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丑物。

「盈盈,没撞到你吧…」文龙立刻用手扶起盈盈,但他的眼睛却目不转睛,盯在盈盈掀起短裙内的,通花蕾丝小内裤上。盈盈很机警头也不回的马上冲进房间的浴室里。

「文龙,你还不披上浴巾马上出去。」凤仪气得大喝一声。

文龙只好披回浴巾,拿了梳子偷偷笑着走出房间。

凤仪看见文龙走出房间后,马上飞扑到房门狠狠的锁上,她原想痛责盈盈大意没关上门,使她春光乍泄,但刚才盈盈被文龙的鸡巴一吓,惊慌失色,所以她也不敢骂她了,但凤仪自己内心的羞怯和紧张的情绪,仍未能平伏。

「盈盈,是妈呀,你快开门,叔叔出去了。」凤仪敲着房间的浴室门说。

没多久,盈盈把门打开,当她看到母亲,便抱着她痛哭。

「乖女儿,别哭了,都是你没关上门,害得我也让叔叔看光了。」凤仪说。

「妈,对不起…」盈盈脸上流着两行泪水的说。

凤仪这一招半指责半安慰的技巧,果然奏效,盈盈开始不哭了。

「盈盈,你到妈床上躺一会,没事的,别怕。」凤仪扶盈盈到床上,看见盈盈情绪稳定后,便转身到浴室沖凉了。

***    ***    ***    ***

凤仪走进浴室,立刻呼出心里头紧张的一口气,她对着圆型的大浴缸发呆,她简直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幕会是事实,她也无法接受自己,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裸体。可是,刚才的一幕,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尤其是二叔的鸡巴顶在盈盈面前那一幕,更教她痛心疾首。

凤仪开动金色的天鹅水龙头,花洒即刻射出暖暖的温水,她任意花洒的水在她身上四溅,她脑里不停的想,二叔拿了她的香帕会做什么?盈盈为何看见她的身体会动情?她该怎么样向盈盈输灌性知识?刚才尴尬的事好不好告诉老公?

种种问题浮现在凤仪脑海里,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处理?此刻,她感到承受很大的压力,最令她怎奈是老公处处站在文龙身上着想,使她束手无策,眼前唯有先想好法子劝劝老公,尽快让二叔搬离此地。

凤仪心中似乎有了决定,她拿起肥皂乳白液,轻轻揉擦身上的肌肤,脑海里想着今晚该如何挑逗老公,安排怎样的性戏,当手掌随着肥皂泡擦到乳头的一刻,一阵快感涌上心头,凤仪的双手忍不住在饱满的乳球上,轻轻揉搓起来,她知道刚才一直想着今晚和老公恩爱的床戏,所以不知不觉中动情了…

「啊…」凤仪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呻声。

双手在身上佈满滑润的肥皂泡游走,手指忍不住乳头勃起的痕痒,而用力在乳球上,狠狠的捏了几下,但身上那股痕痒很快随着身上的水花流到胯间,她的双腿很自然的张开,她知道手指若往下移,很快便会出现高潮而泄身,她极力的忍耐不要,可是,人的理智往往是逆转而行,你越想抑压,它就…

欲念始终战胜正念,凤仪的手来来回回的抑压,最后还是停留在春水氾滥的蜜桃上,中指战战竞竞穿过蜜桃的缝隙,正在两片花瓣的中间,南行北航。

蜜桃发出强烈的震撼力,花蕾不停的膨胀,凤仪的右手在蜜洞外抑压性的停留,但左手却使出无情力,将右手狠狠的往蜜洞里一送,在滑润的肥皂泡帮助下,结果中指一送入底,全根插入…

「啊…不要…」凤仪抑压内心的澎湃,不敢发出嘶叫声。

此刻的凤仪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一手狂挤着大乳,另一只手在蛇洞内快速抽送,中指也确实太幼细了,完全无法塞满痕痒的肥穴,越弄就越痒,越痒就越难受,难受也暴发出连串的空虚感,她想起老公的鸡巴,不!此刻她需要一条粗大的鸡巴,老公太短小且硬度不够,她想起床头的假鸡巴,那才是她此刻的需要…

可是盈盈在房间里,怎么出去拿呢?

凤仪冲动的把第二根手指先插入蜜道里,另一只手也滑到禁区外,帮忙挑逗勃起的花蕾,可是仍然无法满足她的需要,突然,她看见旁边有块擦身用的海棉,於是急忙弄湿海棉,并把它扭成条状物,接着将—只脚架上浴缸的边,然后将海棉挤进她胯间,那条既痕痒、又夹窄的阴道里。

「啊…真舒服…顶到了…啊…」凤仪满脸通红的舞弄阴道里的海棉。

突然,脑海里想起二叔掉下浴巾的一幕,看到他那条庞然大物,不禁全身发热似触电般,蜜洞出现蠕动的感觉,一阵快感从花心里,涌了出来…

「啊…来了…嗯…受不了…不…不要…」凤仪全身颤抖的呻吟着。

这股快感来得太剧烈,凤仪忍受不了快感的沖击,全身酸软,一边喘着息,一边拔出蜜道的海棉,双腿紧闭的把身体紧贴在墙上,只可惜墙壁是冷冰冰的,而不是老公那具暖绵绵的躯体。

高潮过后,凤仪拍打自己、叫自己要清醒,她不明白刚才为何想起二叔的鸡巴,高潮便降临,心里突然一惊,脑海里想,二叔会不会也像她一样,拿着她的香帕,包在他的鸡巴上手淫,那他脑海会想起刚才赤裸裸的一幕吗?

「不行…我不能想太多,也许就是我今天想太多,所以才会如此冲动。」

凤仪自我痛责一番后,马上用水沖走身上的肥皂,便走出浴室。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收藏
相关激情小说
Content Related To The Current Fiction
确定